当前位置:主页 > 宣传教育 >

【廉政文苑】手足情

点击量:时间:2019-08-26


抬起头,看着对面墙壁上张贴着的字画,“清正廉明”四个大字刚劲有力,这是景瑞搬进这个办公室唯一增添的东西,是他亲自挑选的,现在看着这四个大字,他觉得非常刺眼!坐在办公室里,景瑞满脸的疲倦,他主管的那个绿化工程,明天就开标了,他告诉了秘书科,这两天外边的人来找他,都说他不在,谁也不见。可是,有一个人,景瑞没法不见呀!他现在就在这等着他呢!

昨天晚上,七十岁的老母亲打来电话,在电话里,母亲和他聊了好长时间,聊了许多他小时候的事,那些事不用母亲说他也非常清楚的记得。

那年,景瑞12岁。深夜,被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惊醒。一相健壮的父亲,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,突发心梗,没来得及送医院就永远的离开了他们。家里失去了顶梁柱,就象天塌下来一样,母亲哭得死去活来,最后病倒在床上。当时,比他大四岁的哥哥正在县城上高一,学习成绩一直很好,但是为了掌起这个家,哥哥背起书包就离开了学校。从那以后,家里的担子就落到了哥哥那尚未成熟的肩膀上。

景瑞永远也忘不了他初中毕业那年。当时,景瑞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县城最好的高中,可是,母亲把他叫到面前,含泪对他说:“别上高中了,咱家实在供不起你了,你哥都到了该结婚的年龄,妈从来不敢让人家去说媒。”站在旁边的哥没说话。从第二天起,哥就带着景瑞上了山,漫山遍野去挖药材。回来的路上哥再砍一大捆荆条背回家,晚上,哥就把它们编成各式各样的篮筐,哥手巧,编出的篮筐精细漂亮,好几次景瑞深夜醒来看到哥还在那里编筐。

高中开学的前天晚上,哥拿出家里那只装钱的小木匣子,从里面拿出一沓厚厚的零零整整的钱票说:“景瑞,这些钱够你这半年的学费和饭费了!”“哥,这钱留着给我娶嫂子吧,我不上学了!”景瑞含着眼泪说。“那可不行,哥的学没上成就算了,不能让你也上不成,到了学校,你一定好好学习,将来给哥考一个象样的大学,替哥争口气!”第二天,哥背着行礼,把他送进了县城。

昨天晚上,母亲旧事从提,最后,母亲说:“明天呀,你哥要去趟县城,说是参加什么竟标。你们是兄弟,要相互照顾,兄弟如手足,手足情意,永远也不能忘记呀!我让你哥给你拿了点家里的小米,明天让他给你送办公室去!”

放下电话,景瑞几乎一夜没睡。母亲的话总在耳边响起。这些年,哥和嫂子照顾多病的老母亲,从来没有让自己分担过。每次打电话总是说:你忙你的,妈那你就放心吧!就是有事来县城,也总是临走时才告诉他一声,从来不给他找麻烦。近几年,哥开了个绿化公司,在承揽工程上,哥从来没有向自己开过口。这次莫非是哥让妈打的电话?

“叮咚、叮咚……”办公室的门铃刺耳的响了起来。景瑞心中一颤!他揉了揉眼睛和太阳穴,按下开门按钮,尽量让声音平静一些,对着门外说:“请进!”门被轻轻的推开,哥轻手轻脚的走进来,手里拎着一个白布袋子。

“哥,快请坐!”景瑞招呼着哥。哥拘谨的坐在沙发的一角上,四处打量着景瑞的办公室。

“不愧是当了局长,老弟这办公室真气派,沙发真软!只是,看你脸色不太好,工作不轻松吧?这一堆文件,你昨晚一定是没睡好吧?可要当心身体呀!”

“哥,你今天来找我,有什么事儿吗?”

“这不,妈让我给你拿的新小米,说弟妹和你都爱喝咱家的小米粥,非让我给你送来!”

“别的呢?”

“别的?对了,妈说你好长时间没回老家了,非让我看看你最近怎么样?”

“是妈让你来的?”

“是呀,要不是妈再三叮嘱,我怕你忙,就不来打扰你了!妈说我们是兄弟,让我有空多来看看你!”

“是啊,兄弟,手足情深,可我却从来没为哥做过什么!”

“别这样说,你努力上学,努力工作,现在又当了局长,你给哥长了脸,给咱家争了光啊!”

景瑞的脸一阵发烫,“哥,你竞标的事儿……?”

“竞标的事儿你知道了?是妈和你说的?”哥有点惊诧的说。“我说妈这次总让我来看你!放心吧,我竞标凭自己的实力,不用你操心!竞标人用的是你嫂子的名字,没人知道我们的关系。”

“哥……,谢谢你,想得这样周到!”

“当领导不容易,哥可不能给你找麻烦!”哥的目光移到墙壁的字画上,“清正廉明,这四个字,写得真好,可是老弟,真正做到,不是那样容易的!”

“是啊,哥,我知道!以前这个办公室里的王局长……不说他了,哥,你别在外边住了,去我家吧,晚上我让你弟妹炒两个菜,咱哥俩喝两杯,好长时间没在一起喝酒聊天了!”

“行,今晚住你家,咱哥俩喝两杯!”哥爽快的答应了!

景瑞长吸了一口气,心里好象放下了一块一千斤重的大石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供稿单位:农业农村局     李玉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