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宣传教育 >

【廉政文苑】归

点击量:时间:2019-08-06


十年了,不,比十年更长。他呆在那个地方,过着几乎与外界隔绝的日子。

现在他终于是回来了。灰色的大门推开了,几只麻雀突地从院子腾空而起,没有鸡鸭的叫声,没有猪狗的奔跑,只有深深的沉寂。他习惯性地叫了声妈,没有人答应,过了会,就见屋子里迎出了一个人,看见他先是一愣,然后一路小跑过来,快到他跟前时身子猛地朝前一扑,他赶紧一把扶住。儿子,你回来了!激动中含着无限的伤悲。父亲,不孝儿回来了。望着父亲那满头的白发,衰老而忧愁的面孔他心内也是无限凄凉,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。快起来吧,儿子。父亲搂了搂他的肩,双手把他扶起。儿子,进屋吧。

穿过那条熟悉的走廊,他一眼就看到了自己从前住过的那个房间,门半开着,他轻轻地推开门,一股水果的清香扑面而来,是他熟悉喜欢的味道。多少年来,他无数次在梦中想起这种味道。屋子里一切如故,干净明亮的地板,白色的床和床头柜子上的小闹钟,还有白色的书架。在这里,有过他童年的幻想,在这里,有过他青年的发奋和踌躇满志。在这里,他经历过无数个不眠夜,读书沉思或是挣扎彷徨。在这里,曾经藏过他无数的秘密,令人欣喜或令人担忧。

他突然想起那天母亲看到办案人员挪开书架,露出后面藏着的暗室时那惊讶困惑的表情。是啊,她怎么也不会想到,她的儿子什么时候偷偷凿了那么一间暗室,那里面藏着的金钱和金银珠宝,可以叫她几辈子都花不完。他曾经无数次想过母亲、父亲看见这些东西时的场景,但他绝对没有想到母亲只是叫了他一声就昏死过去。他永远忘不了母亲那悲痛凄惨的一声喊和那饱含着绝望、无奈、埋怨等无数涵义的眼神。儿啊,你好糊涂啊!父亲飞奔过去抱起了母亲,大声地呼唤着母亲的名字,他看见一贯坚强的父亲哭了,两行清泪顺着面颊流下来滴落到母亲的脸上。

儿子,刚回来,你要不要休息一下?

身后父亲低沉而悲凉的语声叫他的心颤抖了下,很剧烈地。

不,不用。我不累。

这都是我造的孽啊!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贪污受贿被抓,父亲又怎么会老得如此快呢,以前那个英俊潇洒,挺拔伟岸的大帅哥,什么时候萎缩成了一个腰弯背驼的小老头了。

他没有进屋,父亲,我想先去看看我妈。

好的。父子俩继续朝前走,走廊的尽头就是父母的卧室。

自从你被抓走后,你妈妈很伤心,几乎天天是以泪洗面,每天想你睡不着,头发也一大把一大把地脱,后来就病得起不来。去了很多医院都治不好,她后来自己说什么也不叫治了,说自己得的是心病,只要儿子回来她的病就好了。可是…直到断气的时候她还喊着你的名字,她是死不瞑目啊。父亲低低絮语。

路过了餐厅和客厅,他不自觉地朝里面瞄了一眼,餐厅里还是那几把椅子,哪张椅子是他的,哪张椅子是父亲的,哪张椅子是母亲的,他都记得清清楚楚,他还记得每天吃饭时母亲看他那慈爱的眼神,父亲偶尔在餐桌上讲过的那些笑话。

客厅还是那么大,他看见了母亲最喜爱的那棵滴水观音,圆圆的叶子几乎有脸盆大了,绿萝层层叠叠地从花架上垂下来,还有沙发茶几。他们一家三口通常都是坐在那张沙发上看电视,父亲喝着茶,母亲织毛衣或是做些小针线,他拨弄着总也玩不完的手机。到处都是一些往日的生活场景,叫他不时沉浸在回忆里不能自拔。

你母亲活着时总是不忘叫我收拾家,说一定要叫家里以前什么样还保持什么样,叫儿子回家后感觉还是他从前那个家……父亲喃喃自语。

他终于是推开了卧室的门,他一眼就看到了床头柜上的母亲,她还是老样子,大大的眼睛,高高的鼻梁,嘴微微张着,含着笑意,满怀欣喜而又深情地喊他,儿子,你回来了!他不管不顾地扑上去,一把把母亲的遗像抓到手里,紧紧地贴在了自己胸口,跪倒尘埃,妈,我回来了!

那一刻,一直压抑的泪水终于喷薄而出!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供稿单位:农业农村局   通讯员:葛丽红